Sakura Tse

一个总是在调节平衡的天平女。
这里用来记录个人心迹。

港式奶茶——我的港式情意结

    在开始这篇任务作文(寒假作业要求写一篇关于美食的文章)的写作前,我先说说我的状态:正在一家港式茶餐厅享受着下午茶,理所当然地,笔记本电脑边放着的就是一杯港式奶茶。

    不要认为我的强调是多余的,在港式茶餐厅又怎能没有一杯港式奶茶呢?可能其他地区的人不能理解,不就是一杯奶茶吗?不是满大街都是奶茶店吗?我的答案是,不一样呀。

    港式奶茶是一种香港地道的饮品,其他地区的人不会做,也不一定懂得它和一般奶茶的区别。

    港式奶茶以茶味偏重,虽然茶味比较苦涩,但是口感十分爽滑。一杯合格的港式奶茶,奶味、茶味都要够浓郁。入口要丝滑,饮毕留余香。奶茶的厚度主要取决于奶和茶的搭配与浓度,所以好的奶茶选料尤为重要。一般来说,做港式奶茶用的都是黑白淡奶。黑白淡奶最早是一家叫菲仕兰的荷兰公司特别为香港市场打造的产品。奶脂含量高,质感更浓稠。但是只销往香港,连荷兰本地都没有售卖。如果你在电视上或者生活中看到冲港式奶茶时可以把壶拉得老高,拉出一个美丽的弧度落下,必定是用了厚度足够的黑白淡奶。

    港式奶茶用的红茶大多都是从斯里兰卡进口的锡兰红茶,因为香港零关税,所以红茶的进货成本也不会高。锡兰红茶原先泛指锡兰(斯里兰卡)所产的茶,但现在品种繁多,有些锡兰红茶已经改由印度生产。香港有些讲究的老式茶餐厅,据说还有用锡兰顶级乌瓦茶去冲奶茶,口感浑重,煮出来尤为香浓,只不过价格必定是高出普通奶茶。

       一般我们在乱七八糟的加盟奶茶店买所谓的台湾珍珠奶茶,那种奶茶都是用几勺劣质奶粉和奶精冲出来的,加的茶也兑了不少白开水,出于恐惧,我哪怕是牙痒想嚼珍珠,也只愿买一杯可能也兑了不少水的纯茶再加上珍珠。

       由于对港式奶茶的喜爱,去茶餐厅吃饭总要来一杯。我刚换恒牙时,牙齿处于脱钙期,受港式奶茶的长期沾染,现在齿色实在令我不喜张口。唯独这一点,令我一段时间痛恨它给我带来的丑陋,可时间长了,喝奶茶更是肆无忌惮,破罐子破摔了。

但为什么我这么喜爱港式奶茶?也许是依赖和眷恋。除了它的口味独特让人着迷,还有一种淡淡的港式情怀。我是一个受港式文化熏陶长大的人,当大部分同学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时,我看的是翡翠台六点半新闻报道,而当大部分同学喝着街头巷尾的伪台湾珍珠奶茶时,我喝的是港式奶茶。我并不觉得这种文化多么特立独行或者有着怎样的优越感,但是我喜爱它,深深的喜爱这种伴我成长的港式情意结。
       每个人都有自己偏爱的情意结,当处世经历越来越多时,情意结便会越来越重。最初的那份美好,总归能感动自己。

(文章描述主要还是靠主观感受,不准确之处见谅。)


写完时已经喝完了。



© Sakura T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