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 Tse

一个总是在调节平衡的天平女。
这里用来记录个人心迹。

读《挪威的森林》

暑假作业单发下来时,看到语文组老师推荐阅读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时,我着实是吓了一大跳。这本书名气很大,但其中的性描写已经在学生群体中被传为带味儿的书籍,语文组却如此“前卫”地推荐阅读,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两年半前,我也曾因它的“名气”而跟风购入阅读,那时候我还是个幼稚的初中生,以一种探索世界的心态看待书中的性描写,并没有注意到这贯穿全文的情色背后的凄凉。当然,时隔两年,重读一遍后,感悟全然不同了。即使这篇读后感,只是我在某一些角度的片面理解。

我不善于总结一部小说,在我眼里,这部小说的脉络就是:木月和直子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男主人公渡边和他们是朋友,木月自杀身亡,直子患上心理疾病,渡边压抑着继续生活,在以替木月照顾直子的身份下爱上了直子,后来,与抑郁的直子截然不同的开朗的绿子出现了,渡边却又不可避免地爱上了这个血肉鲜活的女生。而直子,渡边深信她从来没有爱过他。

小说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日本,姑且不说六七十年代距离至今四十多年,就是日本这个民族背景就让人偶有困惑。如果以正常的三观看待这部小说,那么里面的一切主要人物都是不正常的存在。木月没有征兆地自杀,直子心理生病,渡边爱上已故朋友的恋人并与其发生关系,敢死队一丝不苟中带有偏执地完成自己的计划,永泽功利地追逐着自己需求的一切并为试探自己才能的限度而活着,绿子渴望离经叛道的爱欲纠缠,玲子在被自己的得意门生造成了性取向上的困扰而不堪面对现实……读着读着甚至让人觉得,作者也是个极度自恋的人。

直子一直假装平静的生活,试图悄然摆脱姐姐在其幼时上吊自杀的心理阴影,从小青梅竹马的恋人却抛下他选择了独自死亡。直子的生命似乎在木月死后就已经走向黑暗,她越是努力想要忘却从前的不快,越是执念在心中。阴差阳错地,渡边以性抚慰了直子干涸的心,也是直子唯一一次让心接纳外界。从那以后,两人的关系发生了变化,渡边已然爱上了直子,而直子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她试图爱上渡边以忘却痛苦,但她最终没有成功,在痛苦中了结了生命获得解脱。而渡边,也是木月的死造成了病态。他与一般人略有不同,从不乞求别人理解自己,说话不自觉地让人觉得趣味。这吸引了同课的绿子,而绿子似乎也成为了渡边释放压力的救命稻草。如果说木月和直子带给了他沉郁和死气,那么绿子这个外向活泼又大胆直率的鲜活血肉则像沙漠中的绿洲,在给他带来生命的活力。

我是喜爱着绿子的,即使她放荡不羁,意识大胆,喜欢在公众场合穿着前卫的短裙吸引男人们的回头再三顾望,经常对自己身边的熟人说满口粗话,甚至要求渡边君看在朋友的情分上以她作为性幻想对象做尝试。但无论如何,她对男人的好奇、对礼教束缚的挣脱都在含蓄地宣称着,她就是文中最鲜活的生命,如同“敢死队”送给渡边的那只从旅店逃出的萤火虫一样,发出她的光芒。

据说大部分男人心里都会有一个女神(不排除当今世界的男人心中有的是一个男神),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纯净如白莲花,而真正过日子的却是一个让他觉得其实挺普通的却挺靠谱的老婆。直子无疑是渡边心中的前者,绿子是后者。而渡边与文中的直子、玲子及众多陌生人发生了关系,唯独绿子他忍住了,这是值得思索的。我想,渡边的病态就表现在了他的略畸形的性关系上,每次他空虚时就想通过性解决,但解决过后他又更加的空虚寂寞,而绿子无疑是使他走回正常心理状态的因素。

正因为肉体的依赖,精神的独立才愈显可贵。


热度(13)

  1. 西南幽草Sakura Tse 转载了此文字
© Sakura Tse | Powered by LOFTER